体育行业风向巨变,资本集体性押注5万亿的行业

  • 作者:网络
  • 发布时间:2014年12月31日
  • 来源:网络

当运动与科技结合,加上政府大力推动,资本开始“非理性”地进入5万亿的体育市场。VC密集“领跑”,2014年至今12运动APP如咕咚、腾米跑跑、约运动等获投,其中不乏深创投、 红杉资本、软银中国、平安创新投资基金等多家 PE/VC机构现身其中。一时间,风向变了,过去资本非常谨慎投资的体育行业,因为科技的加入,正迎来了一个转变的时刻。

▶当运动与科技结合以后,除了产品本身很酷之外,也具备了一个好故事的基础,尤其是在 政府大力推动这个产业之后,资本开始“非理性”地进入,而最早涌动的自然是科技力量。

▶就在最近一个月,咕咚、腾米跑跑、约运动 等APP获得了红杉资本、软银中国、平安创新投资。而这些还并不是最终结果,在资本层面,体育运动已经是未来押注投资的第一行业。

原题:VC密集“领跑” 年内12运动APP获投

来源:时代周报

运社交运动应用迎来了投资元年。

就在近一个月内,便有咕咚、腾米跑跑、约运动在内的几款社交运动应用获得融资,涵盖天使轮、A轮和B轮。根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,仅2014年便有12个相关项目获得投资,其中深创投、红杉资本、软银中国、平安创新投资基金等多家PE/VC机构现身其中

不仅如此,随着市场的热捧,社交运动相关应用融资速度也在加速,大多应用从推出到获得天使投资均在半年之内,有的甚至只间隔了一个月,比如“趣运动”和“酷动”。

随着朋友圈等新兴社交和健康生活思维的兴起,社交运动应用自然受到了用户和市场的欢迎。”IT分析师梁振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

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,2012年全国体育及相关产业实现增加值3135.95亿元,占当年GFP的比重为0.6%,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。也就是说,体育相关行业发展空间巨大。虽然前景广阔,但目前大多数社交运动应用仍未找到明确盈利模式,“增加用户量”成为其首要目标。

年内12项目获融资

11月4日,咕咚完成3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由SIG和软银中国共同投资。根据公开资料显示,咕咚网的注册用户已经有1000多万,手环等硬件产品国内出货量数万件,国外渠道销量为20多万。

这轮融资完成后,咕咚的估值已经达到1.5亿美元,对此咕咚CEO认为这个估值不算高,他对媒体表示,咕咚最核心的价值在运动大健康社交平台(硬件+APP)和运动大数据,目前计划是先把用户规模做起来,再延伸至硬件或与第三方合作推硬件。

根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,仅2014年便有12个相关项目获得投资,包括咕咚、腾米跑跑、约运动、乐奇足球在内,其中红杉资本、软银中国、平安创新投资基金等多家PE/VC机构现身其中

10月27日,跑步社交应用腾米跑跑,获得联想控股旗下君联资本的千万量级A轮投资;同月,约运动完成了天使投资;5月,“球徒”应用获得300万元天使投资。

目前跑步类社交软件最受用户及资本市场青睐。除了咕咚、腾米跑跑外,悦跑圈、运动客、运动追踪专家、运动酷等APP也在强势崛起,其中根据悦跑圈联合创始人齐宇此前说法,悦跑圈目前已获得某投资机构1000万元投资意向,同时还有5家投资公司正在与之接洽投资事宜。

事实上,社交运动应用自2012年起便出现规模投资。2012年,足球魔方获得起点创业营数百万元的天使投资;上海悦体获得苏河汇数十万元天使投资。 2013年,米客梦想体育和乐奇足球分别获得数百万元和150万元天使投资,而上海悦体在同年3月又获得了来自中路资本的数百万元投资。

在大部分项目刚获得天使投资的情况下,乐奇足球、上海悦体和足球魔方等均完成了A轮投资,而咕咚目前已经获得B轮投资。

对此,梁振鹏告诉时代周报记者:“目前社交运动应用的未来发展方向并不明朗,还没有形成很完备的生物圈,处在起步阶段。”

融资速度快

市场对社交运动领域的偏好也使得项目投资周期相应缩短。

时代周报记者发现,社交运动行业一些公司从发布APP到天使投资的周期在半年内;而从天使轮到A轮的周期也在1年左右。

“这已经算是一个比较短的周期了,其实没有明确期限,一般每一轮都是准备一到两年的预算,不过后面的轮数就不太好说。”广州创新谷前项目投资部黄宇豪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

2013年3月,深圳米诺奇科技发布乐奇足球APP,随后转型020模式,转型两个月后获得深圳国富源150万的天使投资,并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获得了由广东省文投,海捷津衫联合投资的近千万元A轮投资

除此之外,鸟孩科技于2014年4月发布的一款基于运动爱好和地理位置的运动社交APP“约运动”,在发布半年后,于今年10月约运动完成天使投资;柠蜜信息科技于今年1月发布的“趣运动”,即一款可以预定全国多城市的羽毛球、网球等各种运动场地并约人一同锻炼的手机应用,速度更快,在发布一个月内就获得了天使湾100万元天使投资;今年8月正式上线的户外运动应用“酷动”也推出一个月便拿到来自于联想之星和经纬投资的500万元天使投资。

咕咚则在半年左右时间内完成了A、B轮融资。根据公开资料,咕咚于2010年开始切入可穿戴设备领域,推出第一款运动监测产品“咕咚健身追踪器”,随后获得盛大天使投资2000万元;2012年推出结合手机的用户社交运动APP“咕咚”,2014年3月获得深创投领投的6000万元A轮融资;7个月后获得B轮融资

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分析报告显示,2012年全国体育及相关产业从业人员 375.62万人,实现增加值3135.95亿元,占当年GFP的比重为0.6%,而发达国家的水平则为1%-3%,其中美国当年mg电子平台总产值为 4350亿美元,占当年GDP的比重为2.7%。也就是说,在mg电子平台发展空间大的情况下,社交运动领域或许将继续保持这种投资热度。

团队为投资砝码

除了不断上升的用户关注度,社交运动应用的创业团队或许也是投资机构看好的原因之一。

时代周报记者发现,腾米创始人王齐是腾讯的第12号员工,在腾讯工作了十四年,腾米跑跑也因此得到腾讯《天天酷跑》、应用宝的支持,并获得君联投资的投资。

当时,君联投资就曾表示:看好整个行业趋势的同时更看好团队的本身和资源,因为创业公司在早期,创业者本身作为品牌,可以极大地利用粉丝经济,快速积累用户。

约运动的创始人蒋志伟,曾负责去哪儿机票搜索系统,担任过美团团购APP项目经理;趣运动团队合伙人之一曾是唯品会的项目经理;咕咚创始人申波,创业之前在上海贝尔、思科、诺基亚和西门子从事研发、管理和架构等方面的工作;而乐奇足球创始人邱秋曾表示,早期在开发智能路由器的过程中,团队借此接触到了为数众多的创业创投资本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久邦数码联合创始人张向东不久前辞去久邦数码总裁和董事职务,称将在骑行领域展开第三次创业,而市场认为不排除其会开发出一款骑行APP。若传言为真,那么社交运动应用圈将会迎来一个真正重量级的创业者。

“投资方在投资的时候,会着重考虑团队本身以及其背后的资源,这是创业项目能否获得成功的因素之一。”黄宇豪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就目前而言,虽然投资热情高,但很多项目并未实现盈利。乐奇足球的邱秋在拿到A轮投资时便坦言,现在并没有特别清晰的盈利模式,现在最关心的是用户量的提升。约运动的蒋志伟也曾表示,就像团购一样,mg电子平台发展也需要一个漫长发展时间,培养用户体系是现在的首要目标。

“很多项目在拿到投资时也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,但投资方看重的是整个行业的趋势,爆发后的能量。所以会先投入,以此来抢占以后的市场。”黄宇豪表示。

运动行业风向巨变,资本集体性押注5万亿的行业

来源:懒熊

几天前,我在海南博鳌参加腾讯全球合作伙 伴大会,在一个创业为主题的分论坛中,几个项目吸引我的注意,因为他们都是来自体育运动行 业,比如,跑步、骑行方面的APP

在路演中,几位投资人都对这些项目比较好 看,他们的理由是,“这是个好东西”。但实际 上,这些项目的创始人基本来自腾讯,“腾讯”这 两个字的标签就意味着他们注重社交、应用。比 如,腾米跑跑的创始人是王齐,他是腾讯的第12 号员工,在腾讯曾工作过14年。他在向我推荐他 的产品时,毫不避讳“腾讯”这两个字给他带来的 好处——他因腾讯的身份获得《天天酷跑》、应 用宝的支持。

也正因为如此,腾米跑跑这个刚推出不到三个月的产品,迅速获得市场认可,其中,还包括君联资本的千万投资。

“这种新的事物,新的时间,新的分享,有 点像之前的旅游市场,有点‘大热’,所以我们不 会错过这样的机会。”一位投资人对我说。

实际上,不仅是腾米跑跑,另外一个专注做户外拍照领域的 Instagram,同样也拿到了500 万元的天使融资。

一时间,风向变了,过去资本非常谨慎投资的体育行业,因为科技的加入,正迎来了一个转变的时刻。

据《时代周报》统计,仅2014年就有12 个体育运动类项目获得投资,其中不乏深创投、 红杉资本、软银中国、平安创新投资基金等多家 PE/VC机构现身其中。

一个细节是,这类产品创建时间短,但迅速 就获得用户认可——短的仅是两三个月,长的则 只有半年或一年,而资本的到来更让创始人意 外。在运动潮到来时,他们都没有想到资本会如 此快速地青睐这些项目。

骑行行业是目前很多人创业专注的领域,这是 黄尉祥在路演上分享自己制作的PPT。

“体育运动行业,是下一个超过5万亿的产业。 ”黄尉祥说,尽管他的创业项目“骑记”处于起步阶 段,但他会用这些大数据来打动投资人。

“如果跑步不拍照分享的话,这次跑步就等 于白跑了。”王齐十分清楚消费者的心理,爱跑步的人更喜欢分享自己的每一次出行。

像王齐这样幸运的创始人不在少数。很多基于网球、足球、篮球的APP一时间迅速崛起,因为成本很少,而资本又好看,大家何不尝试出来 创业?鸟孩科技就是如此,这款仅推出半年就完 成了天使投资,而“趣运动”仅发布一个月就获得 了天使湾100万的投资——户外应用“酷动”推出一 个月也获得了经纬与联想的500万投资。

显然,资本看好它们的理由很简单,就是它 们不再像传统的体育行业公司一样,它们能与消 费者发生关系,产生互动,有交互行为了。过 去,中国的体育行业不管是李宁还是其他品牌, 都是一次性销售行为,即使它的销售额再庞大, 在这个时代都不起作用——因为用户不属于它。

恐慌自然不可避免。

传统企业必须掌握用户,才能在下一个战场中获得主动。“我们都在研究可穿戴设备等科技方面,但具体怎么做,怎么做才好,怎么做才是 错误的,没有一个人可以说清楚。”国内一家体育用品公司的人士说,“但我们希望能够探讨。”

不过,需要提醒的是,这些项目都处于起步阶段,短时间内均没有盈利的可能,而且资本方 都是利用体育行业利好的宏观福利。当然,资本并不是非常在乎它们盈利与否。而是在拥有一个好故事后,总会有人来埋单。

专注跑步领域的王齐,产品仅上线三个月就获 得数千万的融资。他在分享自己对跑步的理解。